您的位置首页  休闲生活  文化体育

一生最痛苦的是什么:文化大革命

一生最痛苦的是什么:文化大革命  本文摘自《回首1978――历史在这里转折》 ,童青林 编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曾经问过:“最痛苦的是什么?”回答说,他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

原标题:一生最痛苦的是什么:文化大革命

  本文摘自《回首1978――历史在这里转折》 ,童青林 编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曾经问过:“最痛苦的是什么?”回答说,他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一生“三起三落”,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里,就有两次被。一次被下放到江西,一次被起来,冒着被暗害的。而他的复出又是同“”联系在一起,这成了当时两个的话题。

  第三次被,是因为不愿意看到他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1973年病重,从江西“牛棚”里回到,开始代替分管国务院的工作。他在主持中央和国务院日常工作期间,于1975年开始对各方面进行整顿。这种整顿实际上是系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以来各种“左”的错误做法。用后来的话说,“这些整顿实际上是同‘文化大革命’唱反调”。这是所不能允许的。在此期间,毛远新经常在跟前搬弄。他在1975年9月曾告诉,现在社会上有股风,就是对“文化大革命”怎么看,是肯定还是否定,成绩是七个指头还是错误是七个指头,有分歧。他还对说,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

  恰好在这个时候,大学党委副刘冰、惠宪钧等几个人通过向转交了两封信,这使感到不悦。他由此认为,刘冰等人写信的动机不纯,他们的意见代表了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他把这件事同毛远新汇报的情况联系起来,断定有人要“算‘文化大革命’的账”。他希望主持召开中央局会议,通过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他让主持通过这个决议,一是让这些对“文化大革命”有看法的人作这个决议,就可以堵住那些对“文化大革命”有的人的嘴,使他们不再唱反调;二是想给一次机会,让他改变观点。但是,没有接受的。他还说,由我主持写这个决议不适宜,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随之而来的是,的大部分工作被停止了。1976年2月,代理国务院总理职务,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这时,全国开展了“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分批向高级干部传达了的“重要”。在这个中,点名了。他说,这个人是“不抓的,历来不提这个纲。”他甚至认为“代表资产阶级”。尽管如此,对的还是留了一定的余地,说:“批是要批的,但不应一。”

  在传达“重要”时发表了一个讲话,这个讲话经审阅过。还强调说:要在学习“重要”的基础上,“深入同志的修正主义线错误”。他希望高级干部在这个问题上要“转过弯来”。随后,的“重要”和的讲话向全党作了传达。

  虽然对作出了不正确的处理。但是,他对“保留”的意见,也反映了对的处理仍留有余地、甚至寄予某种希望的心态。

  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两次被,但两次都把的问题当做内部矛盾,对的处理都留有余地。其中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中了的才华。而且的性格又很像,就是在原则问题上不肯让步。所以,很欣赏。他不只一次地在公开场合下评论过。在八大召开前夕,为了推选当中央处总,在七届七中全会上当着70多名的面评价:“我看这个人比较,他跟我一样,不是没有缺点,但是比较。他比较有才干,比较能办事。你说他样样事情都办得好呀?不是,他跟我一样,有许多事情办错了,也有的话说错了;但比较起来,他会办事。他比较周到,比较,是个厚,使人不那么怕。我今天给他宣传几句。他说他不行,我看行。”

  在第二次复出的时候,在中央局会议上又一次评价:“他呢,有人怕他,但他办事比较果断。他一生大概是三七开。”

  还有一点,就是在20世纪30年代曾作为“”的第一次被。后来,在谈起这件事时还说,没有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他协助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他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没有于苏修。

  从对的多次评价中可以看出,很赏识的才干和他的品格。也预感到,他去世后,中国政坛上会有一场较量,这场斗争很可能是在同这几个人之间展开,“搞不好就得‘’。”他当然不愿看到这种局面的发生。的资力毕竟太浅,能否驾驭局势,这正是所担心的问题。他临终前,两次见,似乎想表达什么。也在猜测,是不是“还有什么嘱咐?”可能出于同样的考虑,“以一种特殊方式”把保留下来了。

  的女儿邓榕在《我的父亲(“”岁月)》一书中这样写道:“作出了的决定。在决定的同时,他再一次把了起来,免遭‘’的,并决定再一次保留的。也许,自知,他的‘大限’已经不远,他是在最后的时刻,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刻意地保留下了。以八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和半个多世纪的经验,他完全知道,他身后的中国,非但不会是一个‘’,还必有大的恶斗。他也应该料到,那场斗争,将在等人和‘’之间进行。这些斗争将有如何结局,实在是难料……”但是,仅凭着这个也许,作出了保留的决定。在未来不可预知的岁月中,,以他极其独特的品格和极强的生命力,绝不会就此沉沦,也许,在某个时刻,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历史还会赋予他以机会,重燃他那不会熄灭的生命之火……保留的这一决定,对于今后再次复出所起的作用,虽然不是决定性的,却是不可忽视的。”

  对来说,保留了他的,可能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发生后,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在最后的关头,竟然保留了他的。还指定专人和部队的安全,并明确交代“别人不准插手干预”,也就是不准“”干预这件事。4月8日,提笔给写了一封信,对中央的决议表示,对继续保留他的表示感谢。

  在一伙被隔离审查的第二天,还处在“”状态的终于得知了他盼望已久的消息。传递这个消息的人是的女婿贺平。因担心家里安装了,全家人就聚集到厕所里,听贺平讲完了粉碎“”的经过。终于度过“一生最痛苦”时期的,不禁感叹道:“看来,我可以安度晚年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