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情感生活  两性情感

时隔整整八年,莫言推出获诺奖之后首部作品《晚熟的人》

作者|刘亚光


7月31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宣布莫言最新作品《晚熟的人》正式出版,该书系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首次出版的作品。全书汇集了他的十二部中短篇小说。


莫言


莫言著有《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白狗秋千架》《与大师约会》等中短篇小说一百余部。其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意、日、西、俄、韩等五十多种语言。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有一些声音认为他可能会落入“诺奖魔咒”。作家苏童曾形容莫言在获得诺奖之后的心态是“头顶桂冠,身披枷锁”,“要把桂冠摘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莫言自己曾在与学者张清华对谈时表示,诺奖的影响巨大,其实会给写作者带来比较大的烦扰,尤其是在一个资讯发达的社交媒体时代。“这样一种困扰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让你心绪不宁,会为有人望风捕影、制造谣言而烦闷,也会为主持公道、仗义执言者而感动,总而言之类似的情绪会不时出现。”据统计,截至2016年,莫言获奖后去了全世界至少34个不同的城市,参加过26次会议、18次讲座,题了几千次字,签了几万个名。特别是在获奖后最初的2013年,莫言忙到一整年连一本书都没有看。

 

时隔整整八年,莫言拿出了新作《晚熟的人》,再次走入公众视野。莫言也再度公开发声,打破了外界对其陷入“诺奖魔咒”的质疑:“获奖八年来我一直在创作,或者在为创作做准备。”新作《晚熟的人》用十二个故事讲述获诺奖后的里里外外。这些故事的灵感来源依旧是莫言的家乡,在书中收录的《左镰》中,莫言写道:“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是经常梦到在村头的大柳树下看打铁的情景。那把已经初见模样的左镰在炉膛里即将被烧白了。不,已经被烧白了。那块即将加到镰刃上的钢也烧白了。老三奋力地拉着风箱,他的身体随着风箱拉杆的出出进进而前仰后合……”这些语言带有强烈的莫言风格。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用童年经验和想象力织造的高密东北乡早已一去不复返。莫言对此表示坦然:“将逝去的留不住,要到来的也拦不住。”于是我们也可以在《晚熟的人》中,看到许多莫言对当下现实的关注。不同于以往所有的作品,莫言在《红唇绿嘴》中第一次引入了当下社会的“新人”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妖精的尾巴53
  • 编辑:崔雪莉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站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