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两性生活  女神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你可能没听说过简·惠特克(Jane Whittaker)这个人,但是你一定玩过他的游戏…

原标题:新闻动态

  你可能没听说过简·惠特克(Jane Whittaker)这个人,但是你一定玩过他的游戏。

  惠特克19岁时成为雅达利(Atari)的副总裁,也是当时硅谷最年轻的公司副总裁,并在那里开发了他的第一部游戏大作《异形大战铁血战士(Alien vs. Predator)》。除此之外,惠特克还曾担任米高梅(Metro-Goldwyn-Mayer)的执行副总裁,负责《007之黄金眼(007: Goldeneye)》的特效技术和任天堂N64游戏的开发。

  他还在EA(Electronic Arts)工作了十年,给《模拟人生(The Sims)》、《地下城守护者(Dungeon Keeper)》、《主题公园(Theme Park)》等游戏编写过代码,后来又长期在微软担任董事顾问、Xbox技术顾问,并为《微软模拟飞行》制作过多个游戏扩展包

  惠特克在这些公司的漫长工作岁月里,曾制作或参与制作过100多款游戏,但旁人却很少听到他谈论自己的作品。为什么?这就要从惠特克更鲜为人知的人生经历开始谈起了。他第一次开始游戏编程,是在13岁的时候

  简·惠特克的出生非常神奇(大概牛人的出生都不寻常吧),他出生时是一个连体龙凤双胞胎,他和她妹妹的身体某些部分连接在一起,当时连医生都无法分清他到底属于什么性别。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他和他的连体妹妹前前后后动了40多场手术才成功将身体分离,是当时世界上仅有的四对成功分离的男女连体双胞胎之一。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为了减缓手术带来的压力,惠特克开始玩起电子游戏。

  惠特克说:“我不能上学,整天就只能被绑在医院的病床上,为了让自己多动脑子,我组装了一台Sinclair ZX 80个人电脑,后来又组装了一台ZX 81。这段时间,我只是想进入游戏的虚拟世界,来摆脱现实的压力,远离医院的无聊生活我借游戏让自己脱离现实世界,漫长的手术不再变得那么痛苦,同时,我也因此喜欢上游戏,决定要做一名优秀的游戏程序员。”

  惠特克说:“我现在仍然用游戏来忘掉生活中遇到的烦恼,每当我打开《上古卷轴:天际(The Elder Scrolls : Skyrim)》这部游戏,让自己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时,就可以体验游戏带给我的无穷快乐。我做过的第一款游戏叫《Stellar Trader》,和《精英(Elite)》有些相似,玩家可以在不同的星球间穿行、进行贸易并且和太空海盗战斗。之后每次我写完一款游戏,都会先玩这款游戏几个星期,就是为了逃离现实世界。”

  惠特克的父亲发现了他做的那些游戏,而且表示非常欣赏,鼓励他用邮购的方式卖游戏,并在Your Spectrum和Your Sinclair上为这些游戏打广告。不出所料这些游戏后来大火了,惠特克在游戏上的才能开始为人所知。

  惠特克说:“有一天,我父亲到医院来看我时说‘虽然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只能天天待在医院里,可是你一个15岁的小伙子,收入就已经是我工资的3倍了。’他鼓励我把游戏开发当成一项事业。”

  手术成功后,15岁的惠特克从约克郡搬到埃塞克斯,和他的小伙伴Steve Turner、Andrew Braybrook 和Graftgold等人一起,在Turner的家中开始了他们的“游戏开发大业”。他们制作了《Quazatron》、《Morpheus》、《Magnetron》、《Uridium》以及街机版的《飞翔鲛(Flying Shark)》和《彩虹岛(Rainbow Islands)》这几部游戏,并且凭借这些作品成功被一些大牌游戏公司招募。然而因为身体的原因,只有惠特克没有得到这些公司的青睐,不过16岁的惠特克决定“用技术征服游戏,用游戏来证明自己”,最后成功在雅达利找到了一份工作。

  在惠特克即将毕业的时候,雅达利的老板Sam Tramiel和Jack(Commodore创始人,Sam Tramiel的父亲)专程从美国飞到英国惠特克的家中和他见面。惠特克回忆道:“真是难以想象,Sam和Jack居然乘坐飞机亲自造访英国赫尔的一个普通住宅。”

  在了解了惠特克的情况之后,Tramiel父子问他是否愿意跟他们到美国工作。惠特克说:“我们曾讨论过我的身体情况,也曾顾虑过我的身体情况,可能会成为工作的障碍,不过他们既然愿意招募我,说明他们看重的是我做游戏的技术。”

  Jack Tramiel是奥斯维辛的幸存者,他给年轻的惠特克提出了一些宝贵的,让他在接下来的人生中深深受益。

  惠特克说:“Jack年轻时的经历比我更,所以他在知道了我的问题后能给我很好的:‘无论遇到什么困境,都要勇往直前。’这是他向我的一种。他让我学会不被性别问题困扰,并鼓励我尝试跟他们到加利福尼亚去闯荡。我当时刚刚满16岁,我的父母希望他们能多多照顾我,所以加入了雅达利之后,他们把我当作家人一样对待。”

  不过在雅达利,惠特克还是遇到了问题,也正是这个问题使得他在游戏方面的成就被湮没在漫长的时光里,鲜为人知。

  惠特克说:“我的名字‘简’是一个女性名,这成了公司游戏推广的一个障碍。因为在当时,如果一款充满男子气概的射击游戏,开发者居然是一个女性,这对游戏品牌的宣传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我被要求换一个男性化的名字。后来我父亲让我改名安德鲁(Andrew),所以在这之后我做的游戏,开发者的名字都是安德鲁·惠特克。”

  之后,简以安德鲁·惠特克的“身份”在雅达利制作30多款游戏,包括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最畅销的《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但是他的真实姓名还是被人发现了,虽然这种东西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不过惠特克说:“这总有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我收到过无数份死亡的信件,那些知道我真实姓名的人将这些信件寄到雅达利,有些人在信里说我有罪,应该接受的处罚。其中有一次的语言太过极端,雅达利不得不请FBI介入调查,就算被之后,这个人还说我天生就是个暹罗双胞胎,是的产物就算到了现在,还会有人那样说我。从此之后,这个问题就一直在困扰着我。”

  为了摆脱这些言论对他的影响,惠特克更加投身到游戏制作中,想以工作来忘掉这些不快。他把办公室当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努力和同事们建立互相支持的关系,虽然直到现在还会收到类似的,但他很感激他的同事,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他们为他编织了一张巨大的“情感安全网”,着他。

  “虽然是事出有因,但是这个假名让我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一直在用假身份生活,感觉很压抑。好在过去的四五年里,人们对于这种事情的态度有了好转,我也终于可以用回我的真名——简来发表游戏。”

  惠特克说道:“网上很少有我的照片和采访,因为我的背景特殊,而且我也不想以一个假的身份面对他人。我做了35年的游戏,曾经制作过很受欢迎的游戏,可是人们在网上却只关注我的身份问题。我曾经很厌恶安德鲁的假名,因为这个名字让我感到很痛苦。可是之后我还是以安德鲁为名制作了30多款游戏,因为发行商告诉我,这就是现在游戏行业现状,如果用一个女性的名字作为游戏的开发者去发行,游戏一定会卖不出去,这样就不会有公司愿意要你。”

  “我曾想做回自己,并向公司请求用回真名,但他们总是说‘时机还没到’。有人跟我说变性人不能做游戏,但我并不是变性人,我只是一个连体双性双胞胎,天生如此,我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性别。公司当初要我使用假名,现在我可以用回真名了,他们却觉得如果我将名字从安德鲁改回简,玩家可能会认为我是个变性人,会对游戏有抵触。但是我一直想说,我本来的名字就叫简,只是个连体双胞胎,不是变性人。”

  最近这几年惠特克一直在资助残疾儿童,他想尽力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惠特克在担任微软董事顾问期间,认识了慈善机构Over The Wall,当时正与微软讨论成立一家慈善游戏公司,以帮助患有严重疾病的儿童。惠特克就是以此为契机成立了Keystone。

  Keystone成立初期得到了儿童救济基金会戈登·库珀(Gordon Cooper)的资助,以及一些大牌游戏开发商的支持。和慈善机构Over The Wall的成立一样,Keystone也得到了很多名人的支持,比如肯尼思·布拉纳(Kenneth Branagh)为Keystone发行的第一款游戏《Homicide Detective》配音,沃维克·戴维斯(Warwick Davis)则加入了Keystone的董事会。

  惠特克认为这些人对于Keystone的成立功不可没,他说:“要是只靠我自己,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公司的名气传去,这些人能为公司塑造一个充满信誉的形象。”

  Keystone给了惠特克一个做回自己的机会,他说:“以前我效力过的游戏公司要我以一个虚假的男性名字生活,但现在我终于可以摆脱那个身份了。”

  现在在游戏行业,新兴的游戏开发公司遍地都是,但是惠特克,投资方的支持和他本人数十年游戏开发的从业经验一定可以让Keystone脱颖而出,他甚至想将Keystone打造成为另一个EA。不过他觉得,Keystone和EA有很大的不同。

  惠特克说:“我们将通过Over The Wall,把公司的利润捐赠给全世界的残疾人和贫困儿童,不会像其它游戏公司一样,利润只会分给投资人。Keystone的本质是一家游戏公司,运作和其它游戏公司一样,会有自己的游戏开发计划,我们还有四个自研游戏板块,20个游戏研发团队,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利润。”

  惠特克称会将Keystone大部分利润捐给慈善机构,虽然具体的数目不可能算得清,不过就算只靠投资方的资金,也可以Keystone的运作。

  “就算我将98%的利润捐给孩子们,Keystone仍然有资金和其它开发团队合作开发游戏,并运作我们自己的游戏开发工作室。”

  这些年来,惠特克参加过很多慈善活动,其中资助儿童和残疾人是最重要的事之一,他希望自己能影响到更多的人,能有更多同行加入到慈善的行列中来。他说:“孩子一直是游戏的主要消费人群,所以我们有责任回馈这些支持我们的人。游戏公司需要为玩家服务,以人为本,而不是只在意公司的财务数据。毕竟没有玩家的支持,公司不可能会有收入。”

  惠特克也通过Keystone帮助那些和他有相似的游戏开发者。比如有一个叫做凯蒂·巴莱的员工,天生就没有双手,却成为了一个艺术家,获得过许多的项。惠特克曾与巴莱一起在EA工作过,知道她也曾和自己一样因为先天的缺陷而受到过歧视。

  惠特克说:“和我一样,那些曾经和她一起工作过的人,都觉得她是全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家之一。还有另一位艺术家史蒂夫·劳也一样,天生残疾不得不坐轮椅。她曾在一家游戏公司工作,在她进这家公司之前,公司说会把办公桌降低到轮椅的高度,但却没有兑现承诺,所以最后她只能选择离开。之后她还在不同公司工作过,但也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为适应她的身体做一些调整、愿意为了她对做一点小小的改变,所以她的处境一直很不好。”

  惠特克说:“这些人在游戏公司里一直都是勤勤恳恳地工作,却因为身体的残疾而被歧视。我们不会给残疾员工设立标准,只要他们能在这个行业有所建树,我们都来者不拒,而且会视他们的身体状况而为他们做出相应的调整。”

  惠特克曾经被人寄过死亡信,也隐藏自己的真实姓名,用假名压抑地生活过许多年,现在,他不希望还有同行有像他那样的。这也是他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的一个原因。

  他说:“你一定要做自己,如果像我一样,公司跟你说,为了游戏销量,要求你隐藏自己的名字,以一个假的身份为它工作,那你应该毫不犹豫地马上离开,并且要找到一家能让你做自己的公司,不然不值得为它花费那么多时间和才智。如果你,公司是得益了,但你会永远也无法做回你自己。”

  “我希望我的经历能给你,特别如果你是一个残疾人,一定要让你的雇主认可你的能力,并努力用自己的才智打动他们,一旦你能为他们创造价值,并觉得你的才能必不可缺,那样才会愿意为你做出让步,不然他们会要求你为了公司利益而自己。反过来,如果你是游戏开发商,当身体残疾的员工需要公司的帮助时,希望你能帮助他们,不过也希望你能一视同仁,把他们当作普通的员工对待,看重他们的内在才能,不要对他们的身体残疾存有。”

  惠特克的一生就是这样,以前他选择,结果失去了做自己的,现在他想用自己的来更多的人,用自己的能力帮助更多残疾的人。

  搜索“任玩堂”或“appgamecom”关注我们的微信号,每天都有海量热门游戏礼包上架,近期新增《魔之英雄无敌:战争》《征途手游》《英雄战歌》《魂斗罗:归来》《封神师》等游戏独家礼包,留下您的评论还有机会赢取精美游戏周边!

  《剑网3》耗资3.3亿打造重制版,街机经典《双截龙4》将登陆NS。微软下架初代Xbox One。《绝地》超过一半玩家来自《CS:GO》。万代南梦宫公布TGS参展阵容,索尼TGS发布会时间确定。《NBA 2K18》公布新演示,我科亲自解说。

  《帝国时代》这个超过20年的老IP正在重新焕发新机,微软在今年的科隆游戏展上宣布了《帝国时代4》的存在。虽然从目前来看,《帝国时代4》距离正式登场还为时过早,但是《帝国时代终极版》已经近在眼前。

  · 《最终幻想15》明年登陆Steam,《帝国时代4》有生之年终于公布了

  · 《我的世界》将下架App Store,限定版Xbox One X卖到脱销

  第一届WSOP 24K王者单挑赛最终总决赛在广州打响,五位牌手为观众们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诸雄争霸,最后宋建忠的胜利结束了两个月的专业德扑赛事。

  万万没想到,国产月结束后,电影选择用来打开中国市场的动画电影,主题居然是中年危机……

  · 张治雄勇夺月决赛最后资格 WSOP 24K王者单挑赛最终决赛周末开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