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两性生活  两性话题

口述夫妻对换换爱之夜 爱之夜经历的另类故事

口述夫妻对换换爱之夜 爱之夜经历的另类故事  李茜茜参与换爱的事,那是子龙带她入行的…

原标题:口述夫妻对换换爱之夜 爱之夜经历的另类故事

  李茜茜参与换爱的事,那是子龙带她入行的。下午子龙又发来短信,说有一对夫妻愿意参与换爱,地点就在天鹅湖宾馆1202房间。李茜茜和子龙在天鹅湖宾馆幽会已有几年了,每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当然每一次都刺激。

  茜茜曾是爱情至上主义者,可是她的男友一毕业就抛弃了她,攀上了一局长女儿的那根高枝。自此之后,她就得过且过,经妈妈的同事介绍,嫁给了鹏程。可是,没想到的事茜茜最近竟玩起了游戏,了换爱之夜!

  李茜茜参与换爱的事,那是子龙带她入行的。下午子龙又发来短信,说有一对夫妻愿意参与换爱,地点就在天鹅湖宾馆1202房间。李茜茜和子龙在天鹅湖宾馆幽会已有几年了,每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当然每一次都刺激。

  男人发短信给她时,她正在教师学校呢,在听她们的领导在大谈特谈班主任工作会呢,她对这样的会根本就不感兴趣,因为评先进总是轮不上她的——她虽然做班主任工作也有三年时间了。眼下她头脑里想的尽是子龙短信约会的事,她也说不清和不同的男人做那事为什么总比鹏程做那事刺激,令她欲罢不能。也许是鹏程在区治管办上班,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吧,这是每次她和鹏程做完那事就在心里给自己找的借口。

  而子龙说她很媚。那是一次在宾馆里搂着她说的,她当即又羞又喜,知道男人说的那个“媚”的意思是说她很漂亮、很并且是很能讨男人欢心的女人,想想自己都三十了,还有这份魅力!看来自己还是朵花,正开得娇艳欲滴呢。

  和她同组的梁老师天天感叹女人四十豆腐渣,四十的豆腐渣是给男人那朵花下作肥料的。茜茜和其他同事就笑她,是不是她家的那朵花上盯着好多小蜜蜂呀。不知是解嘲还是逗大伙乐的,梁老师说,蜜蜂没看见,害虫倒有几条。茜茜从师范毕业后,就和梁老师共事,那时梁老师也刚从其他学校调过来不久,据说现在的田副校长就是她的相好。不过,李茜茜从未发现梁老师和田副校长有什么亲密举动,难道她在感叹花和豆腐渣的关系,是田副校长见异思迁了?

  其实,茜茜曾是爱情至上主义者,可是她的男友一毕业就抛弃了她,攀上了一局长女儿的那根高枝。伤心了四年,她才放弃了感觉、钟情、恋爱、婚姻几步曲,经妈妈的同事介绍,嫁给了鹏程。鹏程也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还是公务员,茜茜真的也说不出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是,自从有了女儿后,两人做那事总象在应付差事似的,没滋没味,有时两人甚至一个月也做不了几回。却也就在这时,她在网上聊天认识了子龙。

  两人聊不久,就有第一次的约会。子龙的家居然和她的家是相邻的两个小区,穿过一座拱桥,俩人就能在那河边的柳荫下散步,但是两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他说婚姻比卤水还苦,她想说却没说,想说婚姻不是卤水,而是比清水还淡。

  卤水和清水混点一起,还真有滋有味,但是卤水和清水是不能全混在一起的,因为混在一起的结果要么是太淡无味,要么是太食。

  他和她在这几年里,已经熟悉了这座城里的凡是能叫得上名字的宾馆。平时不是他约她,就是她约他,他和她都喜欢上这种游戏了。 他先订了房间,并且已经洗好澡在房间等她呢。他说,那一对在隔壁呢,你要同意的话,我就过去,那位就过来。

  李茜茜和子龙已经玩几回这样的游戏了,这也是一个奇妙的过程,而这个游戏中每一个人至少都不是令人讨厌的。子龙说,我们首先要满意人的外形,如果连人都看不上,那这个游戏就没有玩的必要了。

  子龙第一次约茜茜玩这种游戏时,李茜茜发誓这辈子不想再见子龙了。她以前在网上看到这种叫换爱游戏时,觉得这种游戏太不可思意了,她还和子龙取笑过这种游戏呢。子龙半真半假地说,我们也玩一次好吗?李茜茜脸一沉,说,如果玩过以后,我们那就再也不要见面了。

  子龙说,可能是我们在一起太久了,影响了这方面,以前这种事只有紧张时才会发生。

  茜茜开玩地说,是的呀,以前那是紧张,而刚才是你头脑坏了,尽想坏的,结果下身也坏了。

  子龙和茜茜第一次就是失败的,那次是在子龙的家里。两个人都太激动太紧张了,总在担心子龙的太太突然回来。

  有了第一次情感的突破,后来两人的幽会就一直改在宾馆里。子龙是街道工委的组织科长,每次总能带茜茜到一个新宾馆里度过那奇妙的几个小时。平时茜茜回到家里,鹏程还没回来呢。他每天总有应不完的酬,喝不完的酒,到家后还会让茜茜嗅到酒气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身上多出其他女人的长发来。自从生了女儿后,她就懒得管他这些是非的事,现在她回到家也没什么内疚。

  子龙提出换爱的事,说实在,她从内心深处并不讨厌,反而觉得新奇。因为梁老师在网上浏览到换爱故事时,还和她赞赏过这事呢,夫妻如果不和谐,换爱倒是种很好的解决办法。现在这事却结结实地发生在身边。

  子龙笑笑,顿了一下说,没换过,她要是同意换,我们的夫妻也不会僵到眼下这地步,我问过她,却被怒骂了一顿。

  子龙说,是这样的呀,而在,夫妻不好时,一般人就会用这种方式调节两人之间的感情。

  换给李茜茜的是个刚结婚不久的比李茜茜小了整整八岁的大男孩,脸上还带着腼腆的羞色。茜茜说,你们刚结婚就出来换了,当初为啥还要结婚?

  男孩说,我们是闪婚,可能是我们还不适应柴米油盐的生活吧,几乎天天吵,网上说可以不离婚就能处理好夫妻感情,于是我们选择来这里。

  男孩说,没什么不可接受呀,我们结婚之前,我有女友,她亦有男友,如果真的处不来了,我们就离婚。

  茜茜说,那我们都去洗个澡吧。茜茜猜想此时的子龙可能早就和男孩的女友滚到被窝里了,她随手也脱去身上的外套。

  茜茜了自己的身体后,她和鹏程的夫妻生活确实有所改善。有时,中的她会有一种错觉, 把压在身上的换客当成鹏程,又会把鹏程当成换客。茜茜此时心里偶尔会有一种内疚,想过退出这个群。可子龙说,我再也没出现半卡壳的事了,我们就当这游戏是菜里需要味精,你我适当调剂一下。茜茜没有反对,这样的过程确实剌激,这样的剌激有时在她和鹏程时也能体现。

  鹏程深夜带回来的酒气与香水的混合体,居然也会引起茜茜的兴奋,又招来了鹏程的迎合。茜茜的女儿妙妙和外婆说,爸爸妈妈现在不吵架了,我再也不怕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了。茜茜想想就后悔和自己很少顾家。茜茜想过离婚,可是对离婚后又很茫然,因不知再找什么样的男人。子龙的换爱群还在不停地扩大,加进来的男人女人越来越多,可就是这些男人如果不在群里出现,茜茜倒真会选一个嫁,因为这个群里的男人没有一个比鹏程差,但是也就是如此样多的男人玩这游戏,现在她只想玩而再也不愿离婚了,离婚能换来幸福么?她真的离了婚,恐怕真的就愧欠女儿了,亏欠女儿所说的那个家了。

  随后,茜茜听到熟悉的男声进来了,而把子龙和那叫招娣的女人关在了门外。茜茜已经紧张得把心提到嗓子眼了,慌忙之中扯过被子蒙住了整个人。

  进来的男人走到床边,说,亲爱的,是第一次做这事呀,答应做这样的事就不要害羞了。

  她决定在这个暑假,和子龙出去玩一次,然后再不玩什么换爱了,陪女儿慢慢长大。旅游团是子龙找的,这是条到泰国的线。一上兴奋的茜茜静静地依偎在子龙的怀里,决定不再想那换爱的事了,能和情人好好享受一下异域的风情,这比什么都美。

  团员似乎都认识子龙,因此茜茜没费周折一天内就认识了一大半。而泰国游是一定要看人妖表演的,因此第一天是没费什么脚力的,一天就完了,在宾馆大厅里男男都聚在一起谈着人妖的美艳。茜茜想早点回房休息,不料子龙拉住了她的手说,茜茜,告诉你吧,我们这些人都是换爱群里的客,有顺眼的吗?

  子龙笑迷迷的拥抱了一下茜茜,柔声细语地说了一句,出发之前我没和你说,我们这个团里的人,都想出来放开玩一回!

  那一晚,李茜茜是和一个戴着眼镜、瘦得象豆芽的男人过夜的。洗完澡后,眼镜男人就猴急猴急地想进李茜茜的身体,李茜茜一把摘下男人的眼镜,然后把床头的安全套扔给他,说,戴上!一个晚上,李茜茜就主动说这么一句话,其余全是戴眼镜男人问她来答,然后她整个身子就象死肉一样,任由男人翻来覆去地。

  一个星期里,李茜茜换了四个男人。最后一天,她和子龙说, 我们回去后再不要往来了。

  李茜茜回到家后,除上班,就是陪女儿。子龙发来好几条信息约她,茜茜理也没理,她决定再不做亏欠女儿的事了。

  茜茜本以为她能就这么过下去,可两个月一过,日子依旧枯燥无聊。就在这天的午后,她正在批改学生的作业时,子龙又发来了信息,说他想见她。李茜茜没有犹豫,回了信息。因为她又想到刺激和紧张。不久,子龙来接茜茜,进了天鹅湖宾馆。

  午后的秋阳懒散地透过宾馆的窗户洒了进来,房间里的两个人、两个情人,没有的拥着半躺在床上,看着那电视里播的韩剧。一会儿,子龙的手机响了,是那一对男女到了。

  子龙说,我去开门吧。茜茜没出声,身子也没动,依旧是半躺着靠在床头,保持着看电视的姿势。门开了,一个男子和子龙招呼的声音在茜茜听来很熟悉。

  申明:未经授权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