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城市生活  城市话题

日本抢占城市化“制高点”背后

  日本正以其国内智慧城市建设为依托,以基础设施系统出口为突破,力图抢占新兴国家城市化制高点——城市开发智能化,呈现出边发展边输出的特点,所表现出的战略意图和竞争力不可小觑。

  据日本报道,日本将对东盟26座城市的开发予以人工智能等IT技术援助,以智慧城市建设破解交通拥堵,减少能源消耗,提高城市效率和城市居民生活质量。

  日本智慧城市建设及以此为依托的面向新兴国家(地区)的基础设施系统出口、“整条街”出口等,从竞争角度看,是其力图借城市化东风,抢占新兴国家城市开发与建设的智慧化制高点。往深里看,还可看出日本的发展当前正处于“高位爬坡”过程中。

  日本城市化已发展到很高水平,对城市化过程中形成的各种城市开发建设、管理治理问题,已有相当丰富的积累,在此过程中形成的和产生的新科技,对新兴国家的城市具有相当的优势。

  日本于2016~2018年连续3年发布的《日本基础设施系统出口战略》判断,“以新兴国家为中心的世界基础设施需求膨胀,随着急速的城市化和经济增长,预计今后市场将会进一步扩大。”

  据三菱综合研究所《内外经济中长期展望2015-2030》、联合国《世界城市人口展望2014》等对世界城市人口的统计和预测,1990年世界城市人口为22.9亿,2015年达到39.6亿,预计2030年将达到50.6亿,约占全球总人口的2/3。

  日本国土交通省分析,世界城市人口的急剧膨胀反映了城市化速度。发达国家由于城市化已达到较高水平,城市人口增长相对不大。而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城市人口急剧增长,不仅表明其城市化水平在快速提高,也说明城市化增长空间仍然十分大。这意味着城市开发有着极具潜力的空间。

  在城市化提速同时,城市智慧化需求也日益增长。日建设计综合研究所理事、资深研究员山村真司在接受《环球》记者采访时指出,一方面,世界P(国内生产总值)的25%由人口排在前十位的城市创造;另一方面,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2/3也起因于城市。

  经济发展较快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几乎无一不受机动车剧增与交通拥堵、生产生活用电与缺电、垃圾与能源资源浪费、水和大气受到污染等城市化进程中爆发出来的矛盾和问题困扰。在有的国家,这些问题还时常发展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这些国家正在富裕起来的城市居民和对城市充满期望的流动人群,对城市功能的要求越来越高。

  可以说,在全球化、信息化时代,城市化提速对城市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与为解决城市病应运而生的城市智慧化建设需求已同步出现。相对于通常意义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开发智慧化更具有高附加价值、高支持度、构建国家良好形象、提升国家软实力等诸多优点,是未来城市发展不可忽略的制高点。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近些年着力于推进在海外援助智慧城市建设。据日本报道,日本与东盟十国创建了智慧城市/环保型城市的合作开发框架,选定26座对象城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8年11月的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宣布将在开发方面提供协助。日本有关方面目前正在协调2019年10月在东京举行东盟参加的相关会议。

  日本不动产企业在亚太新兴国家(地区)早有动作。如国土交通省资料表明,到2017年底——

  在缅甸,藤田、东京建物承建仰光市中心大规模综合开发项目,鹿岛建设有仰光地区综合开发项目;

  在越南,阪急不动产、西日本铁道的Mizuki Park开发项目,三菱商事、近铁不动产、关电不动产开发的The Manor Central Park开发项目皆在推进中;

  在菲律宾,阪急不动产有户建分让住宅项目,野村不动产有马尼拉大型综合开发项目,三井不动产有马尼拉分让住宅项目等;

  在马来西亚,有丸红进行的住宅开发项目,三井不动产的大型购物商店开发项目等;

  在印度尼西亚,松下住宅、双日正推进集住宅、商业、工业等于一体的智慧城市综合开发项目,此外还有大和住宅的东南中心项目、东急不动产的Mega Kuningan项目、大和住宅的大型物流设施建设等。

  日本认为,基础设施系统在海外面临的国际竞争十分激烈,日本企业虽然在能源、交通、信息通讯、生活等领域的单项产品和要素技术多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在价格竞争、品牌运营、销售模式和海外营销人才等方面不具优势,对象国家(地区)往往缺乏接受包含设计、建设、营运、管理在内的“基础设施系统”订货体制,目前接受订单的实际大幅落后于欧美、中国、韩国的竞争企业。

  另外,新兴国家的基础设施开发,一般初期投资规模较大,而投资回收则需要较长时间,项目风险较高,当地的影响力较强,日本方面如果不推进与民间企业合作、形成官民一体的协作模式,就不能在国际竞争中取胜。

  因此,日本认为,有必要进行政策总动员,与民间企业携手,推进官民一体的海外发展。

  《日本基础设施系统出口战略》(2018年修订版)提出,在支援新兴国家等的基础设施开发时,要通过最大限度灵活利用开发援助(ODA)和金融支援,根据对象国(地区)的经济发展阶段、日本企业的进入度和接受订货的可能性等,有张有弛地推进战略性项目;同时,利用技术协作、资本合作等拥有的支援工具,通过根据伙伴国家的开发需求、技术和市场迅速实施有效的项目,战略性地获得市场。

  虽然明确了官民一体的海外推进原则,山村真司说,日本出口智慧城市的模式并不确定。国土交通省作为日本代表,参与了东盟智慧城市建设协议会的运营。日建设计综合研究所据日本的战略,正研究在吉隆坡、雅加达和曼谷建设完全不同的智慧城市,结合日本的智慧城市建设经验以及当地实际情况来发展各具特色的智慧城市。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至今,日本在城市化进程中积累了诸多经验和教训。其智慧城市正是在不断应对、破解城市建设中出现的问题时产生的。

  国土交通省认为,在1960~198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期,日本城市开发中出现的主要问题有人口向城市中心区集中,住宅不足;城市化急速发展,基础设施不足;大气与污染集中发生等。当时针对这些问题采取的对策为:分散城市功能;对街市进行整备、大量供给住宅;为实施城市政策而制订、修改、完善法律制度等。

  1980~2000年,日本经济发展到顶峰并出现泡沫,泡沫破灭后经济长期低迷。这一阶段出现的主要问题是,伴随生活水准提高,人们对居住提出了更高要求;伴随汽车大众化出现了严重的交通堵塞;由于产业结构变化而出现低利用土地和未利用土地;居民意识高涨等。针对这些问题,日本提出的城市建设对策包括:提高住宅品质,如提高抗震水平、建造节能住宅等;加大公共交通建设投入;重新开发被放弃的土地;开展资源循环利用(循环经济)等。

  从2000年到现在,人口减少和老龄化成为社会主要矛盾。这一阶段日本城市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减轻城市建设的负担;伴随少子化、老龄化、高龄化而来的市中心街区活力低下;公寓等陈旧老朽化等。这一阶段日本的主要对策包括:加快智慧城市建设;推进以公共交通指向型(TOD)和紧凑型、升级版、网络化等为内容的城镇建设;盘活老旧建筑存量(如老旧楼房、公寓、店铺、住宅等);进行景观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应对措施中,按紧要程度,被排在第一位的是公共交通导向型开发(TOD),其核心是加强公共交通建设,内容包括5项:一是使城市功能紧凑地聚集在以公共交通据点(如车站)为中心的步行圈内;二是通过整备巴士线、网络扩大徒步圈域的范围;三是通过在铁道沿线合理配置城市机能,创造“铁道需求”;四是通过(轨道)车站、巴士站、交通设施等的立体复合化,创造出方便换乘的TOD据点;五是通过实施铁道事业与沿线开发的一体化,取得相乘效果。

  排在第二位的即智慧城市建设,核心是由各种要素组合的未来街区,内容包括节能、与安全、资源循环利用、与自然共生、城镇管理等。如在节能和再生能源利用方面,实现单体建筑或街区的节能,充分利用太阳能、风力等可再生能源;在与安全方面,打造具有较强抗灾意识和抗灾能力的街区和社区,在城市开发时确保非常时期使用的备用发电机、备用物资仓库、避难场所等;在资源循环利用方面,储存和充分利用雨水,通过排水处理将中水用于植物栽培等;在与自然共生方面,营造水与绿和谐协调的城市空间等。

  在接受《环球》记者采访时,山村真司对日本智慧城市建设背景作了具体分析:一是亚洲地区经济急速发展,日本周边国家和地区能源、资源消费急增,经济竞争力提高,对日本城市形成很大的压力;二是老龄化对城市经济活动和城市构造产生很大影响;三是城市基础设施未来面临经费不足问题;四是高速经济增长时期发生的城市人口“郊区化现象”近些年出现了变化,人口回归市中心的“逆郊区化”正在发生,这使城市基础设施的利用与的平衡成为新课题。

  在上述背景下,日本城市发展战略在近二三十年里几经调整,由扩张型改为紧凑型,由环保主导型转变成信息通信技术(ICT)主导型。在具体实践上,则表现出企业成为实施主体、不断推出和更新政策法规的特点。

  虽然出台了许多构想和政策,但从日本智慧城市建设轨迹看,民间企业是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推手。据日建设计综合研究所调查,由民间企业主导的项目早在十多年前即已开始。如2009年松下等企业主导了以“自生能源街区”为的神奈川县藤泽市“藤泽可持续性智慧城市项目”的开发。松下等企业还于2015年在横滨市推进“纲岛可持续性智慧城市”项目,希望构建一个让居住者、工作者、旅行者皆感舒适的关照型智慧城镇。

  2017年在日本全国开始的Connected Home Alliance项目,由东急、电铁等企业主导,有住宅、不动产、电机、IT、汽车、食品等领域约100个企业参加。这个项目的特点,是在“生活物联网”下,一边保持“生活者视点”与“日本品质”,一边为“生活物联网”的革新而构建产官盟,以跨越行业和企业界限,共同进行研究与开发。

  除企业推手外,倒也不是仅停留在出台构想、制定政策上。自2010年以来,日本主导过几次的智慧城市建设试点。

  如2010~2015年在横滨市、丰田市、京阪奈学研都市、北九州市进行的智慧社区(SC)项目,是在一定社区范围内实现分散型能源,即通过运用IT、蓄电池等能源管理系统(EMS),经过分散型能源系统对能源需求与供给的综合,使之达到最优化。同时,构筑支援老龄护理等生活服务的新社会系统。从结果上看,这4个试点均达到了最初设定的数值目标。试点结束后,一些民间企业将试点运用到商业项目开发上,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2011~2017年总务省主导的“ICT城镇建设”项目在柏市、袋井市、盐尻市、丰田市等进行。该项目力图运用信息通信技术实现防灾抗灾,解决地方面临的复杂难题,搞活经济,创造就业以及强化城市的国际竞争力,为智慧城镇建设示范项目。

  此外,2017年总务省还在札幌市、横滨市、加古川市等主推“数据运用型智慧城市”项目,充分运用物联网技术,进行跨领域的智慧城市型城镇建设,以破解城市及地方面临的各种课题,实现地方振兴和地方创生。

  ·遵守中华人民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