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城市生活  城市话题

伤心城市的伤心情事

伤心城市的伤心情事  蕊琪漂亮,但很忧郁,也许是因为忧郁让额头有了表情纹,这让她的美丽打了些折扣…

原标题:伤心城市的伤心情事

  蕊琪漂亮,但很忧郁,也许是因为忧郁让额头有了表情纹,这让她的美丽打了些折扣。可以想象,如果她脸上哪怕只有一点点微笑,也一定美艳如花。

  她皱着眉头开始了她的开场白:“我一次次想去找心理医生,可担心被街坊邻里知道了,他们会认为我是老姑娘思春,,神经了,我实在怕听这种难听话。”

  我5年前就去了上海。也许因为我外婆是上海人的缘故吧,我们一家人都对上海有一种莫名的亲近甚至感。大学毕业时,我一心想去上海找工作,可那时有个男朋友,他不愿意去上海闯,我也只好留在武汉。

  可上海情结,却像个心魔。在QQ上寻找可以加为聊天好友的对象时,我直接查找上海的30岁以下男士;看电视,也锁定东方卫视,连看天气预报,都不愿错过上海。同事都笑我,说你怎么不找个上海“小开”呀,还是找了我们武汉“儿子伢”。是啊,想想也是怪,我在大学4年,竟没碰到一个上海籍的学生,否则也许就不是跟这个武汉“儿子伢”谈恋爱了。有时候,男朋友语气怪怪地说:“拜托,长点智商好不好。你像个花痴一样,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你有个什么网恋对象在上海呢。这让我面子往哪搁?”

  2002年,通过许多道转折关系,我终于进了一家上海公司驻武汉分公司,我想,这也算半只脚踏进上海了吧。我拼命工作,表现自己,目的就是有朝一日去上海总部。2003年,我如愿以偿,接到了去上海的调令。

  我欣喜若狂地告诉男友时,他冷冷地说:“人各有志,我们还是分手吧。我早就受不了你这种的上海情结,我觉得你还是嫁个上海男人更合适。”正在兴奋之巅的我脱口而出:“分手就分手。”就这样,4年的恋人劳燕分飞。

  初去上海,兴奋莫名,一切都看着是那么舒服,尤其是上海男人,举手投足都是那么彬彬有礼,绅士味十足,跟那些夏天赤膊上公汽的、大嗓门叫嚷、大口吐痰的武汉男人真是有天壤之别。

  说到公汽,也真是巧,我跟沪漠(化名)正是在公汽上认识的。这是后话,在认识他之前,我在上海已经有了好多次准恋爱经历。

  说“准恋爱”,是因为那些都算不上真正的恋爱。我长相不差,追我的异性自然不少,但我的那个心魔总是在关键时跳出来,影响我的恋爱,有好几个条件不错的追求者,交往一段时间之后,都无疾而终。深究个中原因,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们都不是上海本地人。

  那是去年农历七月初七,大家所说的中国情人节。那天,我百无聊赖地逛完商场之后,坐上了回住处的公汽。没想到,投币的时候找不出硬币,正在不知所措之际,一位男士从座位上起身,走过来帮我投了币,然后一声不响地又回到座位上,恰巧他身边有个空座,我就坐了过去。巧的是,到了我要下车的站,他居然也跟着我下了车。我回头问:“你也在这里下车?”他笑着说:“是啊,真巧。”他的声音很好听,普通话里带着上海口音。我大着胆子说:“你如果不赶忙的话,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屋坐坐,我顺便把钱换开,还你零钱。”他犹豫了一下,笑着说:“也行。还钱,这是个不错的理由。”

  我们在咖啡屋里聊得很投缘,一聊竟聊了近两个小时。通过互递名片,聊天,我们知道了彼此的一些情况。他叫沪漠,32岁,未婚,上海本地人,在一家公司做中层管理。

  买单时,我抢着要买,他也没拦我,而是在我买单之后,把他自己的那份餐费递给了我,说:“我们AA吧,大家谁也不欠谁。”我也不意外,因为之前也接触过上海男人,这是我唯一对上海男人不满意的地方。

  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从咖啡屋出来之后,我们就去宾馆开了房。第二天早上,我们俩坐在床上,互相对望着,哑然失笑。

  我问沪漠:“我们这样,算不算传说中的?”他想了想,点点头:“如果以后没有了第二夜,当然算啊。希望你不要认为我是那种女性的坏男人。”我当然不认为他是坏男人,这点基本的信任还是有。

  我们确实不是,后来又有了第二夜、第三夜……当然,不再是去宾馆开房,而是在他自己的房子里。

  我们就这样交往着,没有说“爱”字。对这种关系,我没有把握,有一次,正亲热时,我问他:“我算不算你的女朋友啊?”他想都没想就说:“当然算呀。”第二天早晨,我趁热打铁说:“既然你承认我是你女朋友,那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你父母吧。”他愣了一下,说:“也行。”

  他没带我去他家里,而是把父母叫出来一起吃了顿饭。他父亲话不多,跟他一样彬彬有礼的,母亲话多些,但对我既不算太热情,也不算太冷淡,总之是很客气的那种,末了,还是说了句让我感觉很有希望的线多了,还不会照顾自己,拜托你了哦。”

  有了沪漠母亲的这句话,我也就以沪漠正牌女友的身份搬进了他的房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我妈听说我在上海找到了对象,总算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随后就隔三差五来电话问什么时候结婚,我不知怎么回答,沪漠从来没提过结婚的事,我怎么好主动提呢。

  今年春节前,我对沪漠说:“跟我一起回武汉过年吧,顺便让你未来的岳父岳母相相你这个‘毛脚女婿’。”他表情怪异地说:“去武汉?大过年的,为什么要从繁华的大城市往小城市跑?”这让我心里很不快。一气之下,我一个人回来了。

  回来之后,街坊邻里都问我:“怎么没把上海女婿带回来过年?快结婚了吧?”都怪我妈嘴长,闹得满城风雨。

  因为妈生病住院,我请假在家里照顾了一个多月,等我4月初回上海时,发现沪漠身上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他再不像以前那样急切地想跟我亲热了。我猜想,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发生过什么。有一天,趁他洗澡时,我查了他的手机,竟然发现了一个女孩的照,起初,我以为只是他从网上下载的图片,再往下翻,一张他和那女孩半裸相拥的照片,刺得我眼睛生疼生疼,那一瞬间,我头都要炸裂了。

  我要他给我一个交代,他很平静地说:“我这个年龄的单身男人,你觉得很奇怪吗?”我说:“你怎么是单身男人呢?你是我老公呀。”他眼睛睁得老大:“我说过我要结婚吗?我可从来没给过你承诺。结婚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我会随随便便决定吗?”我哑口无言,他确实从来没提过结婚二字。

  我一气之下,要求调回武汉的分公司。回来之后,我马上又后悔了。我已习惯了上海的一切。我厚起脸皮给沪漠发过很多条短信,希望,他竟一个字没回。这就是曾经令我神往的上海绅士。前几天,我换了朋友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他接了,一听是我,就想挂电话,我说:“你别挂,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究竟爱过我没有?难道只是把我当成性伴侣?”他沉默许久,才说了一句:“这重要吗?”然后便挂了。

  Copyright © 2001-2010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电视节目许可证

  主管: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新闻办公室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